手作盆钵 独坐案前只身捏陶的孤寂

手作盆钵,独坐案前只身捏陶的孤寂,与釉烧开窑、抚盆搓叹的挫折都是有的,但想到,日本人可以把穷极无聊的事情当有趣,明知其难为而为之,且乐此不疲,这精神多让人钦敬。所以,我也卯起劲来,拼着头昏眼花,奋力完成一只又一只小归小,但造形变化,该有的细节还是不马虎的指间豆钵。经常,烧了釉,一窑盆钵壤了半窑,我瞧着桌上的盆钵,眼神澳散、心情低落,太太瞧不过去,说了话「是成功了半窑!」也对! 我这人偏爱钻牛角尖,凡事尽往愁绪里钻,往无尾胡同里窜,实在不是个已入中年的男子该有的处世态度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